来自 时尚 2016-12-26 19:30 的文章

这小丫头和轻染这个臭小子一样

 
    “哈哈,能学会识字掌家已经不错了。这小丫头是朕从小看着长大的,她什么德行我自然清楚的很,云老王爷将她宠得无法无天,云王爷对她也莫可奈何。朕平日训她两句她不高兴了能顶朕八句,她姑姑提到她也是每次都摇头叹气。朕原来还以为这小丫头这辈子也就大字不识一个了,如今能识会了字,还学会了掌家,朕已经很满意了。”老皇帝再次大笑道:“辛苦景世子了!”
 
    “容景不过辛苦几日而已,最辛苦的还是云老王爷和云爷爷。”容景摇头。
 
    “是啊,这小丫头和轻染这个臭小子一样,从小到大就让人操心,屡教不改,朕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。”老皇帝一直盯着云浅月,见她小脸板着,一副被说了不服气的神色,笑得更是大声,偏头对他下首坐着的云王爷笑道:“云王兄,你看看,朕说她两句不好,这个小丫头又给朕甩脸子了。”
 
    云王爷心头疑惑,昨日他给云浅月塞王府隐卫令牌的时候没见到她手被打肿啊!难道他当时没注意,不可能啊!他看看云浅月,又看看容景,压下心头的疑惑,对皇上一拱手,叹道:“小女顽劣,让皇上也跟着操神,实在是老臣之过!”

  • 上一篇:小姐,您那酒气太大
  • 下一篇:女子为避税假离婚放弃财产 事后称被骗起诉前夫